北京快车开奖结果

行業新聞

您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晶科能源2019中國發展高層論壇發聲 氣候問題,重塑中美關系新共識
發布時間: 2019-3-27 8:43:56


       3月23日,晶科能源受邀出席在北京釣魚臺國賓館舉辦的2019年中國發展高層論壇。作為新能源企業代表與政府、智庫、金融機構和企業就“中美關系新挑戰”,“金融市場如何更好服務實體經濟”、“高質量發展”,“綠色能源促經濟轉型”等全球熱點議題展開討論和提案。









       中央財經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韓文秀、蘋果首席執行官蒂姆·庫克、清華大學中國經濟思想與實踐研究院院長李稻葵、美國橋水投資公司董事長瑞·達利歐、寶馬集團董事長科魯格等出席開場發言。















? 晶科能源副總裁錢晶女士在現場接受采訪時提出:


Q: 你認為世界經濟最大的危與機是什么?


A: 我覺得世界經濟最大的危是信任危機,這種國家間、各經濟體之間、企業與政府、企業與資本、企業與企業、企業與市場間信任的缺失,導致全球經濟運行沒有安全感,減少開放,沒有動能。國家間信任危機引發關稅壁壘;國內信任危機讓資本不敢投資,銀行不敢貸款,企業不敢發展,老百姓不敢消費。


危之所在往往也是機之所在,重塑信任是關鍵。要重塑就要從一個共識的目標,一個共同生存攸關的挑戰入手,比如氣候問題。這就是一個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問題,誰都無法置之度外,獨善其身。所以,氣候經濟是世界經濟的機會,以光伏為代表實現的清潔能源平價上網,它帶動的投資機會,就業機會,和聯動其他行業的發展,已經讓解決這個問題本身成為了一種經濟。


Q: 如何看到目前的中美關系?如何推動中美合作的新共識?


A: 經貿關系是中美關系最重要的關系,經貿關系的實質是利益關系。以光伏為例,把中國產品拒之門外,而美國國內供應不足且成本高,那為什么為了幾家國內廠商的利益而讓全民為高電費買單。中國的光伏技術和產品推動的平價上網,擴大了市場需求,增加了零售、安裝、運維等就業機會,并促進電站投資,算一算賬就知道該怎么做了。所以中美關系是表面上戰略性競爭,但在深層結構上是處于相互依賴的。在競爭中擴大合作,在合作中激烈競爭,進入一個摩擦常態化和合作常態化并行不悖的新常態。


Q: 對全球化的未來有信心么?企業是否會繼續堅持全球化的策略?


A: 全球化這扇門開了就合不起來,全球化帶給全世界經濟的動能和紅利無可取代。當信息越來越同步,物理距離越來越不是問題,倒退全球化可能性不大。晶科也一定會繼續堅持全球化策略,全球化能力也是晶科最核心的競爭力之一。


Q: 政府提出進一步開放金融服務業,這對于行業或者企業有哪些意義?


A: 我覺得金融改革首先改觀念,金融要從朝南坐錢莊,調頭寸的定位轉向經濟的催化劑、方向盤、引擎,要服務經濟,特別是實體經濟。


晶科能源的阿布扎比項目,創造全世界最大單體光伏電站,同時最低電價2.42美分一度電,怎么做到的。其中由日本和歐洲聯合銀團提供的國際金融服務功不可沒。晶科能源在馬來西亞1.5GW電池和1.5GW組件工廠是目前中國光伏企業在海外最大的制造實體投資,也是響應“一帶一路”號召最典型的成功案例,這也離不開口行、開行等提供的金融服務。所以進一步開放金融服務業,意義巨大。


Q: 光伏在建設普惠多贏的“一帶一路”上,可以發揮怎么樣的作用?


A: “一帶一路”國家最需要的是發展,是能自給自足的造血功能,是要有自己的工業。而發展首先要有電,有基礎設施。任何一個投資人考察投資地,當地缺不缺電,電穩定嗎,電費貴嗎?是核心考慮的因素之一。而這些國家往往又是光照好,空地多,火電貴的,所以中國企業帶著資本、技術和經驗去那里發展光伏和投資光伏是最歡迎,也最能普惠多贏的。


Q: 怎么看待數字時代的商業革命?企業在這塊是否有所布局?


A: 數字化的滲透會改變很多商業的運作模式,同時很多模式的轉變也需要數字化的賦能。比如電力,原來火電時代是是集中發電,集中輸配,供應是單一的,需求也是單一的。光伏時代,每個廠房屋頂,每家每戶都可以發電,發電和用電是分散的,是可以互動交易的,是可以多的時候并給電網不夠再問電網要,這樣的新情況,讓數字賦能有了必要性。


Q: 你認為5G的發展,對于光伏行業有多大的影響?


A: 光伏的分散性就造成有無數無數的發電和用電單元,無數無數的數據和交易產生,5G讓這些數據的高速同步傳輸成為可能性。


Q: 光伏作為先進的制造業,如何能與現代服務業進行深度融合?


A: 產品的服務化,和服務的產品化趨勢讓融合成為可能和必須。


Q: 中國的民營企業如何做到與時代共進?


A: 中國不缺大企業,不缺有錢的企業,但缺少讓人尊敬的企業,讓全世界尊敬的企業。而這樣的中國企業未來一定會誕生在中國民營企業中,要做到與時俱進,就要從理念、價值觀、商業道德、社會責任、品牌意識、研發創新、全球化能力、組織和人才等全方位的轉型調整。


Q: 社會高質量發展的真正動力來自哪里?如何塑造綠色發展動能?


A: 動力來自于政府明確穩定可操作的政策,金融引導資源的重新配置,匹配高質量發展的市場模式和商業法規,同時企業的社會責任意識。


Q: 怎么看待人工智能?人工智能發展與新能源如何結合?


A: 如果AI能朝著我們美好設想的方向發展,那一定是好的,與新能源特別是光伏這種分散屬性的電源一定會有很多結合點,比如人工智能幫助調峰,幫助做需求側管理,做大數據挖掘分析客戶的用電習慣等等。


Q: 作為一家實體企業,需要怎么樣創新的金融服務?


A: 金融服務的一刀切,一視同仁是最大的不創新,但是不引入競爭機制,國內金融機構沒有動力和誘因創新。對實體企業而言,比如光伏制造,光伏電站,都是對資本要求非常大非常高的,需要大量有成本競爭力的融資。常規的金融服務,從成本、期限、資金規模都不足以滿足企業需求。所以需要創新。


Q: 要想推進可持續發展議程,有哪些關鍵點?


A: 第一,推進過程必須可控,比如氣候遏制問題,有可量化的KPI,如可再生能源安裝量,在電力結構的比重變化。


第二,目標要分解,政府做什么,金融起什么作用,企業做什么,需要什么樣匹配的法律法規。


第三,如何實現全球合作,資源優勢共享,產業分工,事半功倍。


第四,設立時間節點,監控和反省推進過程。

3月23日,晶科能源受邀出席在北京釣魚臺國賓館舉辦的2019年中國發展高層論壇。作為新能源企業代表與政府、智庫、金融機構和企業就“中美關系新挑戰”,“金融市場如何更好服務實體經濟”、“高質量發展”,“綠色能源促經濟轉型”等全球熱點議題展開討論和提案。



中央財經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韓文秀、蘋果首席執行官蒂姆·庫克、清華大學中國經濟思想與實踐研究院院長李稻葵、美國橋水投資公司董事長瑞·達利歐、寶馬集團董事長科魯格等出席開場發言。





? 晶科能源副總裁錢晶女士在現場接受采訪時提出:

Q: 你認為世界經濟最大的危與機是什么?

A: 我覺得世界經濟最大的危是信任危機,這種國家間、各經濟體之間、企業與政府、企業與資本、企業與企業、企業與市場間信任的缺失,導致全球經濟運行沒有安全感,減少開放,沒有動能。國家間信任危機引發關稅壁壘;國內信任危機讓資本不敢投資,銀行不敢貸款,企業不敢發展,老百姓不敢消費。

危之所在往往也是機之所在重塑信任是關鍵。要重塑就要從一個共識的目標,一個共同生存攸關的挑戰入手,比如氣候問題。這就是一個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問題,誰都無法置之度外,獨善其身。所以,氣候經濟是世界經濟的機會,以光伏為代表實現的清潔能源平價上網,它帶動的投資機會,就業機會,和聯動其他行業的發展,已經讓解決這個問題本身成為了一種經濟。

Q: 如何看到目前的中美關系?如何推動中美合作的新共識?

A: 經貿關系是中美關系最重要的關系,經貿關系的實質是利益關系。以光伏為例,把中國產品拒之門外,而美國國內供應不足且成本高,那為什么為了幾家國內廠商的利益而讓全民為高電費買單。中國的光伏技術和產品推動的平價上網,擴大了市場需求,增加了零售、安裝、運維等就業機會,并促進電站投資,算一算賬就知道該怎么做了。所以中美關系是表面上戰略性競爭,但在深層結構上是處于相互依賴的。在競爭中擴大合作,在合作中激烈競爭,進入一個摩擦常態化和合作常態化并行不悖的新常態。

Q: 對全球化的未來有信心么?企業是否會繼續堅持全球化的策略?

A: 全球化這扇門開了就合不起來,全球化帶給全世界經濟的動能和紅利無可取代。當信息越來越同步,物理距離越來越不是問題,倒退全球化可能性不大。晶科也一定會繼續堅持全球化策略全球化能力也是晶科最核心的競爭力之一

Q: 政府提出進一步開放金融服務業,這對于行業或者企業有哪些意義?

A: 我覺得金融改革首先改觀念,金融要從朝南坐錢莊,調頭寸的定位轉向經濟的催化劑、方向盤、引擎,要服務經濟,特別是實體經濟。

晶科能源的阿布扎比項目,創造全世界最大單體光伏電站,同時最低電價2.42美分一度電,怎么做到的。其中由日本和歐洲聯合銀團提供的國際金融服務功不可沒。晶科能源在馬來西亞1.5GW電池和1.5GW組件工廠是目前中國光伏企業在海外最大的制造實體投資,也是響應“一帶一路”號召最典型的成功案例,這也離不開口行、開行等提供的金融服務。所以進一步開放金融服務業,意義巨大

Q: 光伏在建設普惠多贏的“一帶一路”上,可以發揮怎么樣的作用?

A: “一帶一路”國家最需要的是發展,是能自給自足的造血功能,是要有自己的工業。而發展首先要有電,有基礎設施。任何一個投資人考察投資地,當地缺不缺電,電穩定嗎,電費貴嗎?是核心考慮的因素之一。而這些國家往往又是光照好,空地多,火電貴的,所以中國企業帶著資本、技術和經驗去那里發展光伏和投資光伏是最歡迎,也最能普惠多贏的

Q: 怎么看待數字時代的商業革命?企業在這塊是否有所布局?

A: 數字化的滲透會改變很多商業的運作模式,同時很多模式的轉變也需要數字化的賦能。比如電力,原來火電時代是是集中發電,集中輸配,供應是單一的,需求也是單一的。光伏時代,每個廠房屋頂,每家每戶都可以發電,發電和用電是分散的,是可以互動交易的,是可以多的時候并給電網不夠再問電網要,這樣的新情況,讓數字賦能有了必要性

Q: 你認為5G的發展,對于光伏行業有多大的影響?

A: 光伏的分散性就造成有無數無數的發電和用電單元,無數無數的數據和交易產生,5G讓這些數據的高速同步傳輸成為可能性

Q: 光伏作為先進的制造業,如何能與現代服務業進行深度融合?

A: 產品的服務化,和服務的產品化趨勢讓融合成為可能和必須。

Q: 中國的民營企業如何做到與時代共進?

A: 中國不缺大企業,不缺有錢的企業,但缺少讓人尊敬的企業,讓全世界尊敬的企業。而這樣的中國企業未來一定會誕生在中國民營企業中,要做到與時俱進,就要從理念、價值觀、商業道德、社會責任、品牌意識、研發創新、全球化能力、組織和人才等全方位的轉型調整

Q: 社會高質量發展的真正動力來自哪里?如何塑造綠色發展動能?

A: 動力來自于政府明確穩定可操作的政策金融引導資源的重新配置,匹配高質量發展的市場模式和商業法規,同時企業的社會責任意識

Q: 怎么看待人工智能?人工智能發展與新能源如何結合?

A: 如果AI能朝著我們美好設想的方向發展,那一定是好的,與新能源特別是光伏這種分散屬性的電源一定會有很多結合點,比如人工智能幫助調峰,幫助做需求側管理,做大數據挖掘分析客戶的用電習慣等等。

Q: 作為一家實體企業,需要怎么樣創新的金融服務?

A: 金融服務的一刀切,一視同仁是最大的不創新,但是不引入競爭機制,國內金融機構沒有動力和誘因創新。對實體企業而言,比如光伏制造,光伏電站,都是對資本要求非常大非常高的,需要大量有成本競爭力的融資。常規的金融服務,從成本、期限、資金規模都不足以滿足企業需求。所以需要創新

Q: 要想推進可持續發展議程,有哪些關鍵點?

A: 第一,推進過程必須可控,比如氣候遏制問題,有可量化的KPI,如可再生能源安裝量,在電力結構的比重變化。

第二,目標要分解,政府做什么,金融起什么作用,企業做什么,需要什么樣匹配的法律法規。

第三,如何實現全球合作,資源優勢共享,產業分工,事半功倍。

第四,設立時間節點,監控和反省推進過程

[返回列表]
上一篇:晶科能源向哥倫比亞某大型太陽能發電廠提供光伏組件
下一篇:單晶第一!晶科能源獲2018TüV萊茵“質勝中國”發電量仿真優勝獎
Copyright ? 2016 江西晶科光伏材料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
官網二維碼
微信公眾號